beya

主写墙头,狂吃本命粮中

冬日,寒风卷裹着轻盈的雪花,翩翩起舞。

无欲天外,出现一道紫白身影,日才子素还真一甩拂尘,朗声道:“师弟,我来了。”随后,他不请而入,宛如此间主人。

彼时,谈无欲正坐在亭中赏雪。听到声音,他拢了拢披风,起身看着来人。

待素还真走到跟前,谈无欲伸手帮他拍掉肩上的雪花:“怎么不撑把伞再出来?要是受凉了,只会给屈世途添麻烦。”素还真微微一笑,抓住谈无欲冰凉的双手:“还不是因为上次把伞落在你这里了,我今天是来拿伞的。”“哈,我竟不知素贤人如此落魄,连备用的伞都没有。”谈无欲忍不住讥讽了一句,挣开手,自顾自出了亭子,往起居的屋子走去。他头也不回的说:“伞我放在寝室案台上了,现在去拿给你。今日我还有事,不便多挽留,你拿了伞就走吧。”

望着前方消瘦的身影,素还真不发一语,只是默默跟在后头。地上的雪积得不厚,但师弟走过的地方还是留下了一串整齐的脚印。素还真有意无意的踩在他走过的痕迹上,仿佛能得到一种奇妙而遥远的满足感,就像儿时在冬日的半斗坪上感受到的那样。谈无欲察觉身后人的小动作,他微微一滞,脚步虽然没停,但速度却隐约的慢了下来。

两人到了屋外,谈无欲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素还真也尾随其后,踏过门坎,并悄悄的关门上栓。

拿伞,不过是素贤人为了来无欲天而随便找的理由而已……

房门关上后没多久,屋里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喂!……素还真你干什么?!”“无欲啊,拿了伞就要赶师兄走,未免太过无情。刚才师弟的手好冰凉,师兄帮你暖暖身体吧。”“用不着!我烤烤火就行了……啊……素还真你在摸哪里?!别扯我披风!……”“无欲,肌/肤相亲更容易暖和起来哦。”“听你在骗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前几天不是刚……”“咦~双修互利,怎会嫌多?师弟你就许了我吧”“一派胡言!……”带着怒气的斥责声盖不过衣物悉索的摩擦音,偶尔还夹杂着低低的调笑声。就这么吵闹着,人声渐悄,到最后,只能隐约闻得支离破碎的交谈声,以及暧昧的粘腻水声。

又过了那么一会儿,屋里开始传来床板晃动的可疑动静,而且节奏时快时慢,快时有如猛虎下山哐哐作响,慢时却似细雨缠绵吱呀有声。

寝室的床榻上,有人显然被折磨得不轻。谈无欲正一/丝不挂,趴跪着任师兄压在床上享用,身后忽轻忽重的贯/穿和偶尔大力的撞/击,让一向沉稳的他惊慌得双手捏紧成拳,不知所措的连连呻/吟。

由于多年欢好,素还真太了解谈无欲的身体,次次都往那受不住的一处招呼,偏执又强势,师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没费多少力气,日才子只从后面就让月才子抽/搐着泄了几次身,遍布全身的酥/麻感令谈无欲肢体瘫软,连手指都动不了,仅余些许力气微弱的喘/息着。

而素贤人似乎还未曾够,他着迷的看着师弟失神的样子,尚未发/泄出来的部位继续着交/合的动作。素还真上身贴紧师弟汗湿的后背,下面啪/啪的大力撞/击谈无欲已经通红的结实臀/部。双手还绕到身前,握住师弟已经疲软的阳/根,再次用力套/弄,誓要榨出里面最后的存货。

谈无欲的下/体在男人大掌不断的摩/擦中,又颤巍巍的挺立了起来,加上师兄几乎次次贯入小/腹的侵/犯,这种完全被人鱼肉的性/事其实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但谈无欲还是咬牙忍着,盼望师兄快些完事。

谁曾想,师弟予取予求的柔/软姿态让素贤人越做越兴奋,竟在师弟颤抖着又要泄出精/元时,把他翻过来换了个姿势,再次插/入抽出,重新发起新一轮的云/雨,不想让谈无欲去得那么快。

令人头皮发麻的交/合延续太久,就算一开始是快/感,也已经转变成了痛苦。谈无欲忍了又忍,终于开始告饶:“素还真,你还有完没完?我不行了……”

正在埋头苦干的素还真听到师弟的哀求,顿时一惊。他知道谈无欲自功体受损之后,身体已大不如前。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好怜惜的啄了一下师弟的嘴唇哄道:“好无欲,再陪我一会儿,就快了。”说完,日才子握紧谈无欲胯/部,摆好架势,上来就是一阵疾风骤雨般的夯击。“啊……啊……素还真你……”谈无欲被撞得不停晃动,只好恨声骂了一句,猛的抓紧了床沿,右手背青筋暴起,借以稳住身体,抵抗最后的一波侵/犯,不料这样一来,更是把师兄的每下攻击都结结实实的受了下来。令人面红/耳赤的皮/肉啪啪声和着粗/喘响亮无比,充斥了整个屋子。良久,终于在一声畅快的闷哼中,素还真抱紧无力的师弟,抽搐着把自己的精华灌进了怀中这具紧绷的身体里,而谈无欲早在刚才的过程中再次高/潮,昏了过去…… 

“师弟,这算不算素还真在谈无欲之上?”“……住口!”

赏景

十月,秋高气爽,万里无云。这日,剑子仙迹见豁然之境远处的山上枫叶火红,煞是好看,便飞函邀请“邻居”疏楼龙宿过“境”观赏。

很快,龙宿就登门了,珠光宝气,美貌无双,端的是富贵逼人的一尊儒门龙首。然后,手上提着个大大的果篮。剑子打量了他一眼,忍笑出声:“好友,这篮子是儒门现在时兴的搭配吗?不过我要说,好像不太适合你哦。”龙宿满不在乎的喷了一口烟,把果篮递给他说:“教中弟子家里有瓜果园的,送了不少新鲜果品到宫灯帷。今日接到好友邀请,正好拿些过来,与好友一同分享。”

剑子接过篮子笑道:“怎好劳驾儒门龙首干提篮子这种粗重活。”龙宿拿着烟管眯眼看他:“汝这剑子,说得好似从未劳驾过吾一般。”剑子打哈哈:“耶~多年好友,何必计较这么多?既然龙宿慷慨大方,那剑子就只好却之不恭了。”他提着篮子走在先头:“香茗已备,龙宿,请随我入座吧。”

豁然之境是个灵圣宝地,四季景色各有不同。春日绿荫环绕,花草争奇斗艳;夏至凉风习习,景色辽阔天远;秋分时又野果飘香,枫红似火。而冬季则银装素裹,寂寥无声。

剑子在这里一隐居就是上千年,因在此修道,常得心境通灵达性,豁然开朗之感,是故为其命名豁然之境。以前三先天泡茶聊天,听剑子讲了此地名字的由来后,龙宿取笑道:汝确定不是因为此处犹如荒地,一望到底,才有豁然一说吗?剑子哈哈一笑,喝茶不语。佛剑大师庄严肃穆说道:为何说荒地,那不是还有个亭子吗?其余两人顿时语塞。龙宿清了清嗓子:好友真是风趣,讲起笑话来不动声色,真称得上是冷面笑将。佛剑依然严肃:我说了笑话?何时?

往事忆完,揭过不表。话说龙宿吧嗒吧嗒抽着烟,悠闲的跟在剑子身后,来到观景点。白衣道人说,好友,你先坐着,我去拣些鲜果出来。龙宿摇了摇扇子点点头,毫不客气的开始动手泡茶,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在豁然之境,对龙宿来说,一切都轻车熟路。

剑子离开后,龙宿喝着泡好的茶,独自眺望远处大片的枫树林。艳红,壮观,连绵起伏,恰似熊熊烈焰燃至天边,龙宿不禁开口赞叹:好,真是好啊~

“何事让好友如此感慨?”剑子拿着果盘缓缓而来。龙宿华扇半遮面,眯着眼睛盯住那道白色的飘逸身影。这么多年看下来,竟然还是瞧不厌的。察觉身体里的骚动,龙宿清了清嗓,优雅道:豁然之境的事物果然好景致,真是令人心动不已。

剑子不疑有他,把果盘放下后,挨着龙宿落座。然后接过龙宿递给他的茶笑道:自然是好东西,才会邀好友过来同赏。

龙宿哈了一声,问:同赏是吗?你确定?剑子疑惑道:自是如此。龙宿放下扇子,靠近剑子说,承蒙好友美意,那吾就却之不恭了。剑子刚反应过来,龙宿就固执的捏住他的下巴,吻了上来……

佛剑接到邀请,有些姗姗来迟,却发现豁然之境空无一人,只见到亭中摆放的果盘,和两只用过的杯子。他走向剑子的起居处,想去找寻主人家。却在还未走近时,就听到了房中传来的激烈云雨之声,中间还夹杂着剑子挣扎的话语:“龙宿……啊……屋外有脚步声……我今天也叫了佛剑好友……”“剑子,这时候你还有力气分心,显然是吾还不够努力。那么……”“啊……太深了……轻点……”在剑子带着哭腔的哀求中,佛剑见怪不怪的迅速转身,一个人回到亭中,独自享用果品,顺便等两位白日宣淫的好友了事。

大半天后,龙宿披头散发,随便裹了件外衣,吸着烟管出现在佛剑的面前,明显是吃饱喝足了。他开口道,让好友久候了,不知这豁然之境的秋日景色赏着可好?佛剑不回话,反问:龙宿好友认为呢?

龙宿思及方才的情事,不由得心荡神驰:自然是极好的,豁然之境果然宝地。

佛剑看他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了然一笑,又把目光移向那似火山峦。

确实很不错啊。

长寿面

重新装修后的琉璃仙境里,素还真、谈无欲还有屈世途正在喝茶。

淡淡的茶香沁人鼻间,饮之感觉心旷神怡。素还真微微一笑,忽然开口道:“谈无欲。”

“何事?”本来看着莲花池的人转头看他。

“这次能成功歼灭圣踪与地理司,道友你功不可没啊."

谈无欲一顿,面无表情的端起屈世途递给他的茶:“能得素贤人夸赞,谈无欲真是三生有幸。”

“可是话说回来,若没有劣者从旁协助,想必最后的效果也没这么好。”

“说得有道理,不过我记得素贤人能还骨萧的情,六丑废人牺牲颇大。"

"咦~提起此事的话,素某会欠她的情,还多亏了道友和屈世途好友的鼎力相助。”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安生吃茶行不行,几句话就开始抬杠,一会儿茶水就凉了。”

屈世途眼看火要烧到自己这边来,赶紧转移话题。

素还真哈哈一笑,把喝完的空茶杯递给屈世途,尽职的屈管家接过来又给他倒上一杯。

“谈无欲,之后有何打算?你我师兄弟分别多年,正该小聚一番,各自畅怀相谈。”

“哈,我谈无欲几番落魄,其间过往皆是不堪,何足道也。”

“话不能这么说,见道友为武林贡献力量,心境必是经历过万般淬炼,方能入世相助于苦境大众,素还真内心欢喜道友的归来,不如……小住琉璃仙境,让师兄我好好招待一番?”

“是啊谈无欲,素还真常常外出,我像个看家的。你要是住在这里,除了蠹鱼孙,好歹又多个人陪我聊聊天,如何啊。”屈世途也劝道。

谈无欲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感谢素贤人以及屈世途的好意,只是我久未回还无欲天,两个徒儿不知情况如何,甚是挂心。喝完这顿茶,谈无欲打算就此拜别。”

“是这样啊。”屈世途有些失望。

“谈无欲,告诉我无欲天在哪里,有空我会上门拜访。“素还真对于倔强的师弟,有些微的无奈。

“世上没有素还真找不到的事物,若有机缘,你总会寻到的。”

说完这话,谈无欲不再言语,只是默默的喝茶。素还真也不勉强,谈无欲的脾性他最了解,不愿说的事,撬开他的嘴也没用。

屈世途眼看气氛有些冷下来,心里嘀咕真是对麻烦的师兄弟,连忙打圆场说:“谈无欲,最近我新晒了些莲花和莲子,一会儿你带回无欲天,冲泡来喝最是清心。”

“莲花?清心的莲花?哈……我倒认识一朵麻烦的莲花。”

“呵呵……”屈世途听出谈无欲的别有所指,正要笑出声,素还真谈谈的瞥了他一眼,他立刻就扭头看外面。啊……天好蓝。

“谈无欲,素某何时给你添过麻烦,心中感觉万分委屈啊。”素还真作抚额状。

“骨萧来此地那回,打斗中你故意扯下我的面纱……”

“那情天十二重想必是素某自己走去的。”

“能让如骨萧这般的美人投怀送抱,素贤人应该是赚到了才对,有何不满?”

“停停停!怎么又绕回来了。你们师兄弟真是一副德性,加起来快两千岁的人了,还总是跟小孩子一样计较。”

“哈~不说这个了。好友,昨天嘱咐你的事情还记得吗?

”记得,当然记得。素大贤人交待的事怎么敢忘记。”屈世途站起来离席而去,须臾又返回,手里端着一碗面。

“谈无欲,你还记得今日是你的生辰吗?我和素还真把你叫来,不单是为了喝茶,主要还是想给你庆生。”屈世途笑眯眯的把碗递给素还真。

谈无欲向来冷峻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诧异:“这……”

素还真接过那碗面,亲自放到谈无欲面前:“师弟,许久不曾再为你煮过长寿面,快尝尝师兄的手艺有没有退步。”

谈无欲不发一语的看着眼前的汤面。清亮略带油花的汤水中,细长圆滑的面条沉在碗底,其上还卧着两个金黄色的荷包蛋,碧绿的葱花点缀其间,看起来令人食指大动。

胸口有些发烫,谈无欲接过屈世途递过来的筷子,他有些感动的说:“素还真,你又忘了我不吃葱花。”

“啊是吗?真歹势,师兄又忘了。”素还真笑得狡黠。

“哼!”谈无欲不想挑破,在素、屈两人的注视下,默默的吃了起来。很快,他就把面条吃完了,连嫌弃的葱花都没剩下。

“味道如何,师兄的手艺还是一样的好吧。”

“只能说毫无进步,不过还是感谢素贤人的款待。两位,谈无欲就此拜别。屈世途,多谢你泡的茶。”谈无欲站起身来,一甩拂尘,微微向他们点头。

“不用客气,有时间再过来,我泡好茶等你。”屈世途连忙包了些晒干的莲花莲子,递给谈无欲。

“道友,素某随时在此地等你。”素还真有些不舍师弟,开口道。

谈无欲颔首,转身化光离开。

看着谈无欲走了,屈世途突然想起来,说:“素还真啊,锅里还剩些面条,不如我们分吃了吧。”

“可以,那就劳烦屈世途去盛来了。”素还真喝茶中。

很快,两小碗面被放在托盘里端了上来,屈世途夹起面条就往嘴里放。突然,他脸色千变万化,猛的又把面条吐出来了。

“咦~屈世途,你有够脏啊。”素还真慢条斯理的哧溜着面条。

“素还真啊!你这面条怎么煮得这么……这么咸啊!你还吃得下去?”屈世途猛灌茶水,好茶遭牛饮。

“是吗?食物对素某来说只是裹腹之物,世间酸甜苦辣,不管多少,尝之并无不同,何况今天的面跟以前素某煮给师弟吃的一样啊,师弟都吃了好几百年呢。”

“……我总算知道谈无欲为什么要跟你闹翻了。”屈管家哭着想。

无欲天内。

“冷水心,接一壶山泉水来!”“是,主人。“

这也要取标题?

…喜欢的CP好多,写不完真是痛并快乐着T~T我的龙剑,狗廉,日月才子,瞉梦,甚至是粮食向的亲情友情文都想写,会不会太博爱了→_→特别是瞉梦的肉,写过一篇,忘记保存,没了,想说重新写结果一直硬盘坑到现在…随着补的剧越来越多,估计以后会染指的同人更多了啊啊啊劣者的手指灰熊之痛啊!(ಥ_ಥ)

亲子

夏季某天,晴空万里,四智武童吱呀作响的踩着孔明车,打算去拜访梵天。

从清晨出发,途中偶尔歇歇腿儿,花了快半天时间,终于到了云渡山脚。四智武童喘了口气,刚想加把劲儿踩上山,忽听卡啦一声,车子出毛病了,怎么踩都没力。他绕着孔明车转了一圈,这还没到山上呢,咋办?

 正犯愁,“世事如棋,乾坤莫测,笑尽英雄啊~”一声高亢的诗号,长发书咻的飘了下来。四智武童很高兴:前辈你来了!他犹如乳燕还巢一般扑进白衣人的怀里,劲头不小,把一页书撞了个趔趄。

 步香尘的结拜大哥先是拥着小四嘘寒问暖一番,听说车坏了,放开怀里的小不点,俯身非常专业和认真状的开始查看车子。半天后他站起来自信的对四智武童说:哈哈~吾也不会修。小四:……前辈,看来我得把车扛去修车铺里让人看看。一页书一扬袖把手别到身后,摆了个pose说,先吃饭,再修车!说完,右手抱起小孩,左手抓着车把,提气就飘进了云渡山里。

出家人不沾荤腥,今天云渡山的午饭是果品和素斋,用餐地点在一棵枝叶繁茂的老树下,凉风过处,叶片摩挲的细碎之声显得周围一片宁静详和。

 慢慢吃完了前辈准备的饭菜,四智武童很快就打起了哈欠,长途跋涉加饱腹之后,人特别容易犯困,成为孩童模样之后更明显了。他揉了揉泛着泪花的眼角嘟囔道,一页书前辈我困了。

 白衣人慈爱的摸摸他的头说,好,吾带汝去小憩一番。于是,抱起孩子,往自己平日起居打坐的禅房而去。四智武童环住一页书的脖子蹭了蹭,低低笑了一下说,前辈,未化身时,竟不曾想过有一天,能与前辈如同父子一般,亲昵相拥,劣者好高兴。

 一页书稳稳走着,闻言拍了拍四智武童的小脑瓜说,汝是吾疼爱的后辈,视吾为父辈亦无不可。若汝愿意,就算未化身也可来抱吾。四智武童想了想成年姿态的素还真娇羞偎依在一页书前辈怀里的旖旎光景,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他吞了吞口水干笑不语,心想父慈子孝还是孩童模样的时候好操作。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一页书进了房间,把他轻轻放到榻上,脱掉帽子,鞋子和外衣。一触到身下冰凉的床席,闻着房间里若有若无的檀香味,四智武童感觉很安心,有前辈的味道呢。很快,他咕哝着就睡着了。一页书看着小不点白净的小脸,微微一笑,拉过薄被盖在他肚子上,自己在旁边的蒲团上打坐冥想。

午休过后,一页书牵着刚爬起来还有些呆愣的四智武童,到树下乘凉。石桌上准备了数样甜咸口味的糕点零嘴,还有早就煮好晾凉的山楂去暑茶。白衣人倒了茶给孩子,让他自己取用吃食。然后挽起袖子,开始鼓捣那辆孔明车。

 此物生平未见,饶是见多识广的佛界学霸一页书也一筹莫展。不知道是素还真从哪里弄来的事物。摆弄了大半天,他盯着歪倒在地上还是一副爱咋咋的车子,考虑着是不是来一嗓子天龙吼把它吼散架了还比较快。

 四智武童正吃得欢快,突然嗅到了前辈发出的危险信号。他赶紧放下手里咬了一半的花生酥,跑到一页书身边把人拉到桌边说,前辈,不要管那恼人的车子,陪我一起吃东西吧。四智武童讨好的倒了杯茶放到烦躁的白衣人面前。

 一页书暼了他一眼,默不作声,端起茶杯喝了起来。小孩这才放下心来,轻轻松了口气。看四智武童紧张的模样,一页书面上依旧沉稳,心里却想,变成孩童的素还真还挺好玩的,耶嘿。

期间,二人聊天打禅机,谈论江湖事,不知不觉天色就晚了。

 用过晚饭后,四智武童起身告别,一页书也不挽留,叮嘱他回去路上当心点。小孩点点头,扬手把孔明车收进衣袖后,化光就离开了云渡山。

 望着远去的光点,一页书驻足良久。下次再见,估计已非这般模样了。梵天内心竟有一丝淡淡的惆怅。


梦境

 “老狗,你看,这些是我刚才在山上找到的草药,晒干了可以卖钱呢!”眼前的红衣女子提着竹篓,两眼放光,兴奋地向他展示里面的东西。

他拉住女子的手,无奈的说:“你又上山了?山上猛兽出没,很危险噢。”“当然要去啊,我得吃饭呢。”女子瞪了他一眼,把竹篓里的草药倒到地上,开始挑挑拣拣。

他蹲下身,帮着整理那些还带着露珠的枝叶,心疼道:“我都说过了,你归我管的,给你钱你又不要,总是这么倔强,宁愿自己上山采药,下河捞鱼的。唉!”

红衣女子手上动作不停,拿起一串草药甩了甩泥土:“老狗,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是我有双手,能养活自己,我最怕的是自己拖累你。”老狗闻言有些不满,抱怨道:“虾米啊,你人都是我的了,现在还说什么拖累。每年只能见你一面,你咁栽影我有多担心你吗?我…”

话音未落,他突然感觉头疼欲裂,视线逐渐模糊。眼前方才还清晰的女子身影慢慢的消失了,他惊慌的伸出手想抓紧她,却只握住了一片虚无…

最光阴从梦里醒了过来,一时间有点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他躺在一棵大树的枝干上,面前是波光粼粼的湖面。脑中隐隐的刺痛和那种无措的惊慌还残留着,让这个面容俊郎的青年莫名有些烦躁。

那个女子他并不认识,但是自从自己恢复记忆以后,却总是梦到这个陌生的面孔。而跟她对话的,名叫老狗的男子又是谁呢?为什么他会不停的在梦里看到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看到女子美丽而又灿烂的笑容时,那心底的悸动又是怎么回事?

树底下,小蜜桃正担忧的看着他。聪明的雪獒感受到了最光阴情绪的波动,自从北狗消失后,它就经常从旧主身上,嗅到这种异于以往的变化。

最光阴直起身,轻轻从树上跃了下来。看了看小蜜桃,他俯身顺着它的毛发问:“我又做那个梦了,梦里的红衣女子究竟是谁?小蜜桃,你能给我答案吗?”小蜜桃望着主人,不语,只是舔了舔他的手。

最光阴看了它一会儿,奇道:“你在安慰我?哈,我看不懂你眼中的怜悯哦。”他并没有把刚才的梦境太放在心上,站起身看了看天空。“天色已晚,咱们走。”说罢,最光阴带着小蜜桃,离开了湖边。



新婚夜(有肉渣)

成亲之夜,外面的喧嚣已渐渐平息。洞房内,北狗揭开廉庄的盖头,只见妹子不似平日的大方,娇羞的低着头。北狗满心愉悦的捏住她的下巴尖,抬起新娘子的脸。
廉庄有点不安,被迫注视着北狗的双眼,眼角因为羞怯而泛着淡淡的粉。北狗觉得有趣,他用手背摩挲着她的脸颊说:“我们成亲了,你这只母的终于被我抓住了,以后也只能呆在我身边。”言语里的孩子气让廉庄笑了,她嗔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既然与你成亲了,当然只能跟你这只老狗四处爬爬走了。”
北狗哈哈一笑,坐床沿环抱住妻子的肩头:“等过段时间我的事情办完了,我们和小蜜桃就去时间城定居,我不会让你在外面跟着我漂泊江湖。以后我们还会有小狗仔,”他描述着,表情充满向往:“那时,你可以继续当老师,教小孩子们读书,我呢就督促他们练功,一家人平静的生活,好不好。”察觉到妻子轻轻的偎依到怀里来,北狗趁势搂紧了她。
廉庄叹息道:“都听你的,我唯愿你平安。就算你一时不能在我身边,只要好好活着,我什么都不求。”北狗啧了一声,不满道:“好好的,说这个干什么。我不会离开你的,放心。”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他坏心眼的凑到廉庄耳边说:“娘子,夜深了,我们该歇息了吧。”不意外的,廉庄的耳朵连脖子瞬间红了,她不敢转头,轻轻的嗯了一声。北狗呵呵一笑,把害羞的新娘子正面转过来,开始解她腰间的束腰…
双喜烛台上,红泪滴滴。而摇晃的床榻上,廉庄正含泪承受着来自北狗的疼爱。此时她赤裸跪趴着,鬓发纷乱,被身后快速的深入冲刺弄得啊啊哀叫,不断求饶。“好狗儿…我…啊…你给我慢一点啊!”廉庄死死揪住被子,连话都说不连贯。北狗正做得兴起,闻言硬是停了下来,问道:“不舒服吗?我可是很爽哦!”廉庄得以喘了口气,刚要说话,北狗突然大力的又是一连串的前后摆动,啪啪声紧促响亮,誓要让身下的雪白胴体享受到他的勇猛不可。廉庄毫无提防,不由得连连惊叫,下/体受不住男人不间断的撞击摩擦,须臾便被弄得颤抖着泄了身,而北狗并没有中止,还在尽情的折腾她。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北狗才涨红了俊脸,抽送着把白浊的温热液体注入了廉庄体内,然后软倒在她身上,轻轻喘息着。而廉庄早已浑身无力,北狗一停下来她就累得睡着了,委屈含着泪沉入梦乡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坏狗儿,简直太坏了55555

不想看掐架,也不想看北狗和妹子因为CP之争受到波及,还不如自割OOC牌腿肉满足一下…

琴箕你真是个CP中的O型血

最近补新剧萌上了琴箕,确实这样的人物设定真的很招苏:武力值高,目前可说在一线位置,用类似单膝扛琴及以阿姆斯特朗回旋体转动船琴吊打了不少对手;外表貌美胸大,性格温柔又不失冷静,本性也是善良的,照现在的势头看正一路奔跑在正道的康庄大路上。所以现在人气还不错的样子。
更奇特的是我觉得她不管跟哪个有些姿色的男角色站在一起都很有CP感,菠萝*琴箕,琴主*琴箕(这个真是大热,都怪传承那段戏太有感觉了,笑),九灵泽*琴箕,甚至还有龙赦(哈哈哈)。我还看到过她跟弦非心的MV…然后还有个BO主很有热情的写她和蓝王的百合文,肉还不少。琴箕啊琴箕,虽然你是FFF团长,但其实我还是希望你能找到一个靠谱的男人,就算后面你领了便当,好歹我还能看你幸福一把,不要到退场了还是孤身一人-_-||